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之先生的博客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虛胜实,不足胜有余……

 
 
 

日志

 
 
 
 

路在脚下——阅帆信有感  

2007-11-09 16:3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爽刚过,寒冬来临。

  在我的假想中,沈城的冬日应该和自己家乡的并无两样,但是事实却不是如此,忽冷忽热的气候配合沈阳公交车司机的态度,真可谓是相得益彰。这种天气不适合做任何的室外活动尤其是旅游,因为我们是在是找不出不患感冒的可能。

  多么郁闷!一个大城市的天空,变脸居然真么快?

 

  然而我所在的地方并不属于城市,最起码是和城市枯燥而又过于实际的生活相距甚远的,因为我在大学——一群挥斥方遒的少年或者说是半大青年聚居学习生活的地方,这里永远不会出现那种病态时候。

  在大学的生活很是惬意:平日学习,睡觉,偶尔参加社交活动,结识不少朋友,长了不少见识,而这些是在上大学之前的任何学校都没有办法学到的社会学知识,怪不得人们总说大学是又幼稚通往成熟、由校园步往社会的过渡地带那!

  不要和我说上大学牺牲掉四年在外闯荡的机会成本,这样看未免很肤浅。大学生是幸福的,因为大学生能够享受到一份“奢侈”的对于社会的适应过程——而直接就业的人面临的只有没有丝毫可退余地的失败作为成熟的资本。事实上,大学的“过度”性质的含义十分广阔:它不用因为在社会活动上的失败而苦恼,因为大学生可以安慰自己说“我还是一个学生,这些只是无关紧要的”;而当成功的时候,我们会露出幼稚的笑容,鼓励自己“这就是迈向社会的成功的第一步”。也就是说,大学生是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战法,何乐而不为?四年的机会成本花的值!

  和沈阳冬天的冷落形成鲜明的对比,我觉得自己在大学的这几个月活的比以往异常充实,甚至我自己觉得在各项方面都会热情四溢。大学使我的心情一直很畅快。大学绝对是一个相对自由的地方,而这种相对自由的背后,往往会隐藏这另外一个对人的一生及其重要的东西——选择。大学生活就是这样的,安排的会相当紧凑,甚至在一段及其微笑甚至值得忽略的时间段里头,也会有若干要做的事情让你做出选择,还是那四个字: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the cost of something is what you give up to get it.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crossing出现了:到底是做甲放弃乙还是做乙放弃甲?聪明人会选择一个对自己利益收获最大的选项,而这种生活——似乎在高中没有这么多选择——恰恰是大学最为锻炼人的地方。

  不由得又想起暑假看过的电视剧《恰同学少年》,想起了毛泽东刚刚到湖南一师的时候孔校长对他们说的话来:

如果不解决为何读书这个问题,势必学而不得其旨,思而不得其意…… 经世致用,何为经世,致力于国家致力于社会为之经世,那么何为致用,以我之所学,化我之所用为之致用……乱以尚武平天下,治以修文化人心,以今日今世论,我认为首要大事,当推教育。我中华百年积弱,正因为民智未开。教育人人,则人人得治,人人自治,则社会必良,社会改良,则人才既出,人才既出,则国势必张……所以,读师范,学教育,他日学成,以我之所学,为民智之开启而效绵薄,为民族之振兴而尽一己之力……这不正是诸位经世致用的最佳途径吗?

  听得孔校长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犹记得当时看完这部电视剧后心情的无比澎湃,那时候我才决心做这样一个人,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无愧于社稷。青年人在大学千万不能迷茫地度过四年,正如帆给我发的伊妹儿说的那样:“那些冥冥之中有大方向的少年,方能在错综复杂的岔路口中择出正道,匆匆行色,不暇旁顾。”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胸怀天下,立志并且刻苦的为之奋斗,从中选择自己认为正确且有利于实现自己理想的途径,做到这样,才不会使得光阴虚度。

  然而大学并不是追求理想的没有任何污垢的净土,还是那句话,一切都充满了选择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自然规律在大学中总是充分的发挥。然而独学而无友,意味着没有与之沟通的人,这是在大学学习情况的一个悲哀。所以我要感谢帆,我们在大学的几个月是在彼此交流中度过的,我会把我在基地班所学到的一些东西和他交流,而他也会无私的把自己所认为对经济有益处的东西传过来,手机短信似乎是只有小女孩才热衷的专门坑钱的工具,然而之于我和帆却又是一种交流的平台了!在此,我真的要感谢帆哥一直鼓励我……所以把他给我的一封伊妹儿转载到这里,算是小纪念一下我们的友谊:

                   知己

    我这里唯一的大缺点就是:独学而无友。在智识上的影响,孔夫子的那句警言下一句就点出:如孤陋而寡闻。在心理上,谁都不愿当鲁迅所述的战士,一个人单枪匹马冲入无物之阵,这是一种恐怖;只有当几个战友一同勇往直前,这才是莫大的幸福。    

   这种战友观,也是我的知己观。只有战斗中的人才会有知己,逃兵或和平主义者——那些游手好闲的只会消费的人——不会有知己。

 

  喜欢大学生活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它的开放的授课方式,甚至授课理念。我认为,一所优秀的大学,是不会在思想上受限于官方或者强权的,大学的思想应该是一种相对自由民主、相对宽松的、让广大学子自由选择思想取向但又不会对社会造成反动伤害的地方——而辽大,只是刚刚有这样的影子而已——但这个影子,我已经对它非常满足了。至少在经济学课上,老师会客观的批评和揭露当前中国众多的弊端,甚至抛出了“雷锋行为败坏社会风气”云云……

  

   在这里有必要谈一谈我的爱情观(之所以谈这个,是因为偶尔经常性的有人问我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在我脑中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天天在一起甚至黏在一起,to some extent,我认为两个人保持一段距离最好。爱人的感觉不是靠空间距离的远近来衡量,而是要靠思想上的远近来判断的。两个人互相也许不具有相同的理想,但是重要的是,彼此一定要理解对方的理想,默默的支持,最好有相同的理想就更好了!坦白说,我不想在大一或者大二谈恋爱,因为我认为,在大一和大二是修学储能的阶段,一切都要以充实思想为中心,尤其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进而影响彼此生活以后,这样的爱情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我并不是远离爱情主义者,我只是认为大学的形成理想和为实现理想而奋斗才是最主要的,当然,如果两个人能够互相激励,为实现对方的理想而奋斗,那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事实上,我也是自私的,我认为花费很多时间去哄在气头上的女孩子或者花时间陪女孩子逛街是一件很浪费时间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该在度过大学迷茫时期以后在去考虑个人问题。

似乎我提到了不少理想的问题,事实上,之所以我和帆现在能够感到彼此珍惜互为知己的最大前提可能就是理想的问题,我和他现在也是地地道道的共产主义者,但是我的思想深度是远远比不上帆的,所以我有时候会向他请教,这样吧,我只是将他的原话转载过来吧:

个人看法

     我当时转文时就是因为我想学经济,现在虽历经坎坷但矢志依旧不渝。

     我觉得经济给人的舞台最大,小近可以养家糊口,所谓齐家,远大则可以为家之国振兴而效绵薄,所谓治国、平天下。实谓经世致用的最佳途径。

     我依然信仰共产主义,也相信必然有一天会有这种理想国。我也认同现在正统的观点,现在是初级阶段。就社会的本质来说,现在就是资本主义,但从未来的历史演进的角度看现在,就可以管现在的社会叫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

    从另一个角度,抛开复杂的经济成分、社会性质的定义不谈,一个好的社会不就是让大家越来越富裕,让大家幸福吗。 

    我相信中国的精英都在为社会在越来富裕、越来越民主、公平而工作着。只要这种大方向是对的,现在的资本主义中国早晚会演进到社会主义。

    

    但我也相信,美国的精英也在为社会越来越富裕、民主、公平工作着。所以我觉得,两个社会发展的大方向是一致的。只不过人家从来没想过这些乱七八糟的概念划分,发展到哪个阶段应该叫什么名字,或者换一个肯定的措辞,我们中国脑子里有一个更长远的历史概念。      

    但现在咱们的关键是,咋弄一套好制度把现在的社会搞好,使它向好的方向发展得更快。仅仅知道未来的美好社会我们该叫她啥名字,没有用。

   事实上,我上次和帆在我家进行的彻夜的谈话谈论的也是这些内容,想想那时候还真是值得怀念啊,期待下一次和帆的碰面。

   在大学参加了不少活动:迎新晚会、沈阳首届羽毛球高效联赛、参加社团节的十大演讲……这些活动在大一适当的参加我觉得是必要的,因为只有参加这些活动才能使自己不至于限制住自己的活动范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嘛,参加一些社交活动会使得我们更加早的成熟和得到更加直接的锻炼。但是话说回来了,学生学生,以学为生,就犹如价值规律表现形式的图形一样,一切都应该围绕学习这一主题。锻炼和学习是此消彼涨的关系,如何正确处理这两方面的矛盾是我要面临的重大抉择问题。经济经济,经世济民,在参加各种活动的时候,不能忘记这几个字,要努力学习。故而我决定不参加学生会……

  好了,就写到这里吧,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大学生所要学会的,只是在错综复杂的各种路牌前面犹豫的走向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吧。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